>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獻禮計畫①,好愛好愛EC

- 编辑:百尊娱乐 -

獻禮計畫①,好愛好愛EC

好激動!看完真的整個人好激動!!
百尊娱乐,极其小编要給五星!整體四星還有一星給電視裏的TOS!
埃及(Egypt)因素极度喜歡极度戳中死穴,時間隧道這個概念也可以有趣,快銀的配曲叫什麼很好聽!
雖然故事線有點多,重假若一口氣要交代的內容太多,但個人覺得為了銜接老版完全能够承受。
剧中人物都已經营造出固定的路線,跟初戀和老版都銜接到了。
稍稍地点能看出老版Sir 帕特和Sir Ian的黑影讓作者十二分可怜激動又感動,好愛一美好愛法鯊!
讓小编完完全全愛上了這一站式的叉男電影!

  看见第二季最後一集結尾的時候,鏡頭隨著Michael的腳步徐徐拉開,映注重簾的是惨淡的牢房,污濁骯髒的牆壁,集結的三三兩兩的犯人,女犯人們粘在迈克尔身上挑釁貪婪的秋波。然後,當迈克尔走到轉彎處,門外紫褐的夜中瓢潑的豪雨。天,這是怎樣的一個SONA監獄啊,這樣相比,Foxriver簡直就不啻天堂平日了。美劇的結尾往往總是給人以無盡的懸念,第一季中五個人一頭扎進黑茫茫的夜色狂奔的风貌也許還讓你記憶尤新,那麼,這一季中迈克尔卒然間的鐺啷入獄以及周圍特别可怕的危險會讓你尤其发急的盼望10月三日第三季的热映時間快點到來吧!
先說說第二季中的人物。
  首先當仁不讓的要講講小编們的米帥了。看了這麼多,笔者以致還不是她的fan,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把迈克尔這個剧中人物拿捏的分毫不差,再增加天生麗質,呵呵,不風靡全世界也怪了。其實小编也一直好奇,為什麼在<恐龍敵國>中的米帥沒有讓女fans想要尖叫的欲望呢,同樣是一個人,越獄中的那個米帥尤其自信真實,犀利自然,與劇中的迈克尔恰到好处的玉石不分在了一块儿。看來,一部手不释卷的電視劇才干一气浑成一個优良的演員啊。有些時候,並不是像你所認為的,金子到哪裡都能閃閃發光一樣。在其次季中,很几人抱怨迈克尔沒有先前那樣自信,冷靜與果斷了,其實已經逃脫出來的迈克尔在错失了獄中絕對的領導地位之後,再增加不斷的內心的譴責,這種心裡上的掙扎和猶豫很轻松驾驭。可是,誰都驾驭,他已經不大概再回頭,独有堅定信念一路走下去,直到揭發出這背後巨大的陰謀,讓全部含冤死去的人方可安慰。所以,看见後來,你會發現,在首先季中那個小编們熟识的Michael又逐步回來了,他與T-bag的對峙和入手,他的缜密設計讓油滑的FBI探員Mahon最後功虧一簣,最終讓他們都淪為了階下囚。而結尾中,當Michael雙手插在褲兜中冷峻的掃射SONA監獄中兼有的任何時,你在擔心的同時卻不得不感歎:迈克尔, you are coming back!
  然後是T-bag。毫無疑聞的,第二季中她的形象和人物天性特别豐滿起來。就本人個人來講,他這樣一個罪大惡極的壞人,作者卻絲毫對他恨不起來,以致心底還有点憐憫。小编覺得全劇中最悲情的一個人选就是她了,充滿了邪惡與纠结的顶牛統一體。你不會忘記他跟其它女人調情時低落和特有拖長的音節,放電的迷離的雙眼以及独具誘惑力的笑容。更不會忘記他立下志愿斬斷本身剛剛愈合不久的侧边掙脫警察的围捕──那暖氣片後的三头血淋淋的斷手的鏡頭讓你無法呼吸。然则,最讓人難以釋懷的還是T-bag童年時代灰暗的記憶。他直接躲避它,對他的過往深惡痛絕,可是最後他還是回到了那個帶給他屈辱與罪惡的地点。當T-bag的爹爹向她的对象眩耀小特德dy是怎么样聰明,以後能够當總統時,當小特德dy從容不迫,口齒清楚背誦字典上damage的近議詞時,你也許覺得天堂裡聖潔的光輝在一點一點灑在小Teddy的身上。可是,當他罪惡無恥的父親將他骯髒的手放在小特德dy的腿上並關掉臥室的門時,轟隆一聲,天堂倒塌了。全体这一个美好的,溫暖的,純潔的東西徹底遠離了T-bag,命運之神無情的把他强迫到通往地獄的乌黑中。那本藏在牆洞中沉封的破舊字典,此時此刻,被T-bag以殘缺的手顫巍巍的捧著,而那么些不堪回首的童年又給了笔者們怎樣揪心的疼痛啊!可是在劇中,沒有人领会這些疼痛,全体的人都認為T-bag十惡不赦,那麼,他也不得不繼續邪惡下去,繼續艱難的在生活中掙扎與流離,並以特别邪惡的手段回報這個給了他無盡屈辱與痛楚的社會。這樣的一個人,心底最後的一點對家的渴望也被現實一點點殘忍的澆滅,當他聽到Susan含淚說:“I can’t. I’m sorry I can’t”時的愤然作色,和最後他手中頹然倒地的斧頭,以及最最令人難受的放聲大哭,一個最壞的壞人的痛徹心扉的哭泣。唉,人世間中,最大的悲苦也莫過於此了。完全絕望的,不得不再贰遍深切泥沼永久不得翻身的黑暗前途,還能有比這更不好的嗎?
  唉,同樣倒霉的還有,笔者的思緒無法再從T-bag身上轉移到劇中其余职员身上。那麼,只好且讓這篇文章先行打住,改日再繼續吧。

*星狗* *單篇*

上课拿了女主劇本^^;,在開羅醒來这段真的不停地在內心呐喊Erik快點帶著你的查理一齐打倒天啟雙宿雙棲(誤)!
一美和法鯊演技各有各美好,而且大家都显示了独家的單邊流淚本领(。)。
鋼鐵工和少萬版的法鯊各有各帥!好帥!笔者的法鯊好帥!!!!
雖然悲情戲都汇集給了他只是法鯊的演技完全駕馭得來,力道调整得很好。
Erik普通生活这段到最後崩了看得自个儿快跟著哭了!!
不要不要再虐他了不要——————————【。

百尊娱乐 1

上课数十次有脫髮大概的地点都讓作者心跳加快,還以為他會在被天啟调整的時候就脫光,結果……。
【可是她在团结腦海裏還是有頭髮的……】

-喜樂,只需求你-

EC之間羈絆真是深啊,西皮飯這次滿足不?感覺被喂了重重口糖。
對教师的態度看得出素有無法割捨,心之友果然是天啟那種帶你进入最強力量的淡蓝所無法比擬的。
Erik和Moira的回憶殺簡直讓人想複習。
最後還塞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口糖,什麼你能勸小编做别的事,簡直能够躺倒瞑目了。

「文星伊,跟自家談一下。」

還有還有,鳳凰女的鳳凰狀態也很棒,老版裏面雖然向来有説大家都小心處理她的手艺,但在這裡能看得出來教师其實對大家都有著深深的相信,而這點Raven跟她是同等的,都認為大家说了算自身力量的特级方法其實是擁抱真實的自家,并非壓抑本身的力量來扮演普通人。
百尊娱乐官网下载,總之!!摸著良心點贊并且去下二刷三刷的單= v=V
最後的最後,心痛天啟三秒,這所謂的第一個的變種人啊,又是耶和華又是阿拉,結果還是被鳳凰女滅了。
【唉還是禁不住想起來她把老教授化灰的片段……心疼……】

「...內。」

「看什麼?快走!」

在紛紛議論後,清空了的一間寬闊的卫生间內,一個纖瘦的影子把擦著頭的毛巾扔到斜肩包中,然後往一個宏大的人影走去。

「教練。」

「星啊,近日你都在幹甚麼?大聯賽快來了,再不打醒精神的話你怎麼對得住别的跟你訓練的人?!」

「......」

那個穿著22號球衣的女孩子踢了踢地上的垃圾團,只是把眼光從教練身上移走,並保持安靜。

「文星伊,你身為隊長,做好點吧!什麼都要多出幾倍力,不然别的人怎麼以你為榜樣?怎麼進步,怎麼贏比賽啊?」

「....」

「你以為這家大學挖你過來是幹什麼的?!」

還是沒有發出一絲聲線的球員筆直地站著,之後直視進對方的雙眼,教練见到之後只是吞了瞬间口水。

「今日沒表現好對不起。教練您說完了呢?」

「噢?噢....噢。」

「那本人先出来了,請好好平息。」

鞠了一晃躬,充滿魄氣的半边天瀟灑地轉過身,把地上的袋抽起搭到肩上,在推開門的時候把頭微微側過,往教練點了點頭才離去。

「....唉呼~這樣的女子,能沒粉絲才怪。」

文星伊,首爾國立大學四年級生,在以運動特級生的品质於校內活躍。是妇人籃球隊中的隊長,也是球隊中的主要骨干控球後衛。兩年前因為在普大聯賽中以崛起的表現,成功抓到現任國家隊教練的观念。雖然她的大學最後並沒有得到特別好的成績,可是文星伊卻被介紹和拉攏到首爾大學,成為了屈指可數的運動專業生。亦因自然帶著特别帥氣的外表,還有隨性的格子,在各大學校都風靡一片少女心。

「又被罵了啊?」

因為今日的邀請賽中,各個隊員都表現的不太好,首爾大以幾分之差輸了給韓國體育大學。因為賽場裏的觀眾頗多,各種人物都有插足,所以教練也特別緊張。對於落敗了感覺非常心氣不順,結果理所當然的文星伊就被訓話了。

文星伊一走出更衣间,就見到一些隊員們就在門口等著,她看到後表露了讓人安心的微笑,撩著頭髮就走去。

「沒事,有哪次不是這樣。」

「對不起啊..明日也不亮堂為何截不到球又搶不到籃板,小编也很氣自身。」

「我也是,莫名跑幾步都覺得累...」

除此以外幾個隊員也上前詢問與道歉,而根本沒放在心上的文星伊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

「沒事。」

然後就帶著微微上揚的口角離開了運動建築。

「喲,文化艺术人~還以為你很厲害呢~看來一個人還是救不了一隊垃圾啊~」

「你不及自个儿一個人打吧~」

「對呢那樣恐怕更厲害哈哈,你也是被豬隊友坑慘了。」

以文星伊這閃爍耀眼的身材,回校園的一路上都满眼不熟悉人與粉絲,閒言閒語也不停的響起。但是文星伊卻一臉平靜,以至還一副幸福的樣子的走著,直徑的往藝術樓前去。

[敲敲]

文星伊到達藝術核心後,上了第三層的畫室前,深呼了好幾口氣才舉起手敲了門。

「...內~」

門一打開,一股濃郁的油畫香氣就飄了出來,伴著色彩繽紛的室內,正中間的大畫板前坐著一個小人兒。或许是因為對比,在那幅巨大的油畫前,那個身板顯得尤其巧小可愛。

「噢?星伊歐尼~」

这個畫家一轉身,鲜绿頭髮順依地甩過一邊,中長的平瀏海也因動作抖動了一晃。有神的雙当下是直直挺挺的鼻樑還有微粉的唇,笑起來右邊更有深刻的酒窩;因為燈光與畫板上的顏料,精緻的臉更顯得动人。文星伊见到正臉之後笑開了花,愉悅得像贏了剛剛的比賽一樣。

「比賽打完了嗎?」

「喔...唔....打完了。」

文星伊熟練地踏進畫室,把袋子掛在牆壁,然後走近到畫板前。

「...這表情..輸了嗎?」

對面說著把畫筆放了下來,然後站起來抹了抹手上的顏料。文星伊走到那個女孩子前面,的確不是因為畫板的關係才顯得那個人小,而是這個畫家真的有點矮。

「嗯。」

文星伊有點倒霉意思地吞了下口水,然後把帽子脫走,再找了張椅子坐在那個女人的后面。

「又被胖子訓了啊,唉唷小编們歐尼,真是命苦呢~」

那人在文星伊前站著,剛好雙手就對上他的頭,便整理著對方的頭髮安慰到。

「沒事,謝你了,輝人。」

丁輝人,首爾國立大學一年級生,藝術科優異生,在中學畢業就已經被贊助開了畫展。不只這樣,讀書了的的她也在考試中得到很驚人的分數,所以也是理所當然的進入了首爾大。

「...你明日怎麼不來看?」

文星伊坐著低下頭,揶揄著手指,從她進來首爾大後,幾乎每贰回比賽都會見到一個小身影坐在觀眾席。有時候還會在訓練的時候坐在遠遠的地方觀看,比起另外吵鬧的粉絲,卻是靜靜的坐在場邊,所以吸引了文星伊的關心。

而她們也是因為在叁回訓練結束,進茶水间的時候撞到對方,後來還因丁輝人不夠高拿回塞到儲物櫃最裡面包车型客车書,文星伊給幫忙後才相互認識。不知為何,文星伊正是很喜歡丁輝人,只是他不太知道那是什麼感覺,正是覺得她特別可愛。就算丁輝人時常說些很曖昧的話,但文星伊也認為只是很親的女人朋友互動,在運動中靈敏的反應,於激情裏卻遲鈍得格外。

「快到技術試了,小编報了兩個範疇,所以要抓緊時間畫,走不開啊~嚶~」

丁輝人摸著乾了的顏料,一邊撒嬌地道,文星伊心想假如前几日丁輝人在,本身一定能做得更加好。

「那您从前怎麼連考試天都來看本身訓練?」

「因為笔者喜歡你啊~」

丁輝人笑著回答,

「噢...?」

文星伊則是很华丽,

「小编最喜歡星伊歐尼了~」

「...」

雖然不是率先次說這種話,但古怪麻芋果星伊每趟也慌張,而丁輝人總是覺得文星伊的反應非常滑稽,所以亦真亦假地逗她。

「ㅋㅋㅋ 傻瓜歐尼~看把您嚇得~」

「切...」

文星伊好像有點不屑,畢竟每三遍都會心煩意亂,但轉過頭看畫板的時候卻相当大心把微笑露了出來。丁輝人看見後绚烂了一晃和谐的臉部特徵,之後整理了须臾间周邊,熟練地收好材质後走回還在构思的人前。

「來吧,小编們去吃烤腸。」

丁輝人用手指揉了瞬间文星伊快黏上的眉心,之後用手背擦了一下臉頰,轉身把圍群脫下位于櫃子裡。

文星伊看见之後猝然笑得很開心,感覺剛才的委屈什麼都不見了,她靜靜地看著走來走去的小短腿,表情沒有變化過。

「好了,走呢,籃球員歐尼~」

丁輝人把棒球衬衫穿上,背起双肩包,跟文星伊說。而後者就一動不動的抬頭看著她,以至把手托在下巴上,細心觀察著。

「...幹嘛?臉上沾了些什麼嗎?」

文星伊看著丁輝人,沒有回答她,之後也站了起來走往門口,把東西拿好後關了幾顆燈。

「不走嗎?畫家表姐。」

「切,走啦~」

丁輝人可愛地把手提袋調了须臾间地方,踩著輕鬆的步履走出了畫室。

「所从前几日表現怎麼樣?」

同步走著都有不菲奇異的见解,丁輝人並排跟文星伊一同走著,雙手掛在单肩包帶子上,問起了問題。

「還不錯。」

文星伊想起被圍守著的协调,還有不太落力幫忙解圍的隊員們,徐徐道出。

「歐尼,累嗎?」

丁輝人微微側過頭,看著右邊的修長,文星伊跟她對上眼之後搖搖頭,再給予了一個微笑。

「哇是文星伊啊...」

「好帥..」

「旁邊是誰?」

「不领会呢...臉怎麼那樣....」

一旁擦過身的幾個女孩子不停地討論,文星伊發覺到温馨的臉揭露在空氣底下後趕緊從包裏掏著什麼。然则一會也沒找著,丁輝人看见之後笑著從本身的手拿包拿出了帽子,給文星伊戴上。

「哇,小编的文前輩那麼闻明,都不敢跟你共同走了呢~」

丁輝人把雙腳踮起,舉起手剛好是文星伊的頭,她細心地把髮絲繞去耳朵後面,之後緊緊地把帽子壓下。文星伊就定格在那,只是呆呆的看著丁輝人的臉。

「好了!」

丁輝人把帽子緊緊地套到文星伊的頭上,之後放鬆了雙腳,退後了一部看看自个儿的成果。

「..幹什麼?」

唯独文星伊卻只是看著本人,一動不動,還露著好笑的神情。

「丁輝人,」

「...內?」

「你都不看鏡子的嗎?」

文星伊帶著點邪惡地問小短身,但丁輝人卻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之後笑得燦爛的人就指了指本人的臉頰。

「呀!」

丁輝人拿动手機,換上自拍形式後看见臉上一道藍色的痕跡,立时用拳頭打了對面一下。

「嗷哈哈哈,你都沒發現喔?」

文星伊跳後一步,丁輝人不停地看著荧屏擦著臉,只是乾透了的顏料不易抹去。

「呀~弄不下來了怎麼辦~」

文星伊聽到後走回丁輝人前,從包裡拿出了濕巾,按著她的手細心地擦走臉上的色彩。丁輝人此刻內心正是跳得發狂,因為對面包车型客车顏面實在是太窘迫了,尽管戴著帽子,也统统掩蓋不了。

「好了。」

「喔?喔...謝謝.....」

丁輝人摸了一晃和煦的臉頰,的確光滑了許多,再回首剛剛的經過,不禁會心微笑。文星伊把身體伸直之後见到,忍不住把手指放到那凹入的酒窩,這程度真是能够倒水進去了。

「走啊小矮子,笔者餓了~」

「不准你這樣叫自个儿!」

「幹嘛~小矮子~」

「呀!!」

一個比賽完都不知疲倦的人被一雙短腿追著,那條往烤腸店的征程一點都不苦悶。

[啪!]

「啊喲.....」

因為忽然被打了弹指间的文星伊摸著本身的心坎,丁輝人則是一臉享受,咬著嘴裡的烤腸。

「米安,真的太好吃了~哈哈哈哈~」

文星伊看著嘴裡塞得滿滿的黄狗,疼痛都马上消失,揉了揉之後就把烤盤上的東西都夾到丁輝人的碗前。

「歐尼不吃嗎?」

「沒關係,作者本來就吃得少。」

「噢~是啊,那以後都要跟歐尼吃飯了,反正AA制,作者能把您的那份也吃了嘻嘻~」

丁輝人滿口都以食物,腦中還裝著更加的多,文星伊無語地笑一笑,繼續給烤著越多糧食。

「嘖嘖,這不是首爾大的超級大歌手嗎??」

又來了,因為以特級生身分進到如此资深的大學,球类才具比比很多數男子要好,更別說從那邊撩走的阿妹了。雖說對總是找來的妒嫉是已適應,但這把聲音文星伊聽到後都急需深呼了一口氣。這是男儿籃球隊隊長,覺得女孩子不應該做這種運動,所以時常取笑文星伊。

「后天比賽小编看好了啊~一個人進了百分之五十的分數呢,好厲害哦!可是唯有一個有什麼用,不也救不了落敗這命運?我看你養著一堆豬隊友也是心累,不比直接來作者這邊做打掃的,起碼也能觀摩下真的的籃球?」

「也相当高興看见你。」

文星伊對這些挑釁本來就不怎麼胸闷,人嗎,只要做好团结就行,要管那麼多不就很累?她覺得訓練已經足夠磨減自个儿的心靈了,閒言閒語也數之不盡,並沒什麼時間和空間在意。

「嘖,拜託做好點嘛~前几日这麼几人來看,丟了小编們學校的颜面啊。」

文星伊只是回了個虛假的微笑,然後專心地繼續烤著食物,丁輝人看著這場景,只是小聲地嘴嚼著,沒有發言。

「...這誰?你妹嗎?」

而是那討人厭的傢伙卻不肯放過沈默的文星伊,看见丁輝人之後就吸引機會,想要激怒她。

「看起來不像呢...噢~小编精通了,輸球不開心,買個妓女?開房間發洩嗎?」

[碰!]

文星伊把烤夾用力地拍到桌上,打橫拍下去的鋒利邊緣乃至插進了廉質木桌裏,店裡的全部人都被嚇一跳。

「吃完飯就走吧。」

文星伊平淡地說了一句,然而怒火在内心焚燒,她只要求一點點風,心裏那根稻草就會被壓爛了。

「怎麼?說中了嗎?」

因為文星伊是一個不易激怒的人,屢試失敗的人達到目的更開心地追擊,想要令文星伊失控。

「不是啊,作者是她女对象。」

正當文星伊站了起來要往他揮拳的時候,丁輝人說了一句,手還夾著一塊剛熟了的腸子。

文星伊聽到後一震,失語地望著丁輝人,這次全場人也一樣安靜。

「回答了您的問題了嗎?學長?」

丁輝人喝了口碳酸飲料,舒適地抖著腳地問,一股莫名的氣勢也從裡面流出。

「....切,談戀愛還不及練習一下球技吧你!」

看來丁輝人的懾力也不簡單,那個自大的隊長癟了癟嘴,不忿地落下一句便離開。而文星伊盯著丁輝人完全呆了,好像靈魂暫時離開了身體般,心情像鋪上一片迷霧,完全迷失方向。

「...歐尼?」

「.....喔?」

「快坐下啊~我们都在看了。」

丁輝人用手拉了Lavin星伊的衣角,後者即刻觀察了四周,感覺整家店的见地都在和煦随身,趕快坐回岗位上。

「呃...唔....」

在丁輝人若無其事地吃著碗裡的食品時,文星伊就尷尬的相当,只是不停喝著飲料,思量剛才的事。

「幹嘛請客了~」

丁輝人跟文星伊慢慢地走在街上,背著手包的小人兒一直以来地把雙手掛在肩帶上,問起文星伊。

「就...那樣。」

雖然文星伊很遲鈍,但是這幾年來的曖昧也是足夠讓她理解丁輝人的主见,而自个儿也沒有什麼顧慮的,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破。

「話說小编這次考試天也跟大聯賽日重疊了呢...」

丁輝人有點倒霉意思地說,文星伊卻很冰冷靜地回。

「是嗎。」

兩個人联手閒聊到丁輝人家門,兩人在門口躊躇了許久,之後文星伊摸了摸對方的頭,眼裏充滿了什麼。

「就等一個月啊,大聯賽結束後。」

「內?」

「比賽結束後,小编有話跟你說。」

文星伊在弄亂丁輝人頭髮之後便徐徐離去,留下了搞不清楚狀況的她,但兩個人都有種感覺,在不久以後會有好事發生。

一個月以來,兩人只見了幾次,一方面文星伊隊伍需求倍加訓練,另一方面丁輝人也忙著畫畫。但兩人約好了在大聯賽比賽天見面,也等于前几日。

這次比賽文星伊知道非贏不可,因為不管學校對本身還是球隊投放的也非常多,而因為歷史以來實力都以那些接近,所以關注的焦點亦數之不盡。

「利索點!走走走!」

只是熱身就灯火四起的現場,比起了無人煙的家庭妇女冷門運動,這體育館不过早早塞滿了人。文星伊邊帶著球隊進入狀態,邊環視圍繞著本人的觀眾席,為的只是尋找一個人。

「還沒考完試嗎...」

不过怎麼找都找不著丁輝人,明明說好了會來看的,然则快開始也沒見蹤影。文星伊格外懊惱,有時擔心,都快要失去耐心了。

「文星伊!」

「?!」

「給作者打起精神來!」

還以為是什麼人,把团结叫醒的卻是教練的聲音,文星伊搖了搖頭,即便再怎麼在乎,當前的首要也是比賽。她拍了须臾间和好的胸口,讓本人專注於球場內,聽著喧鬧的喝采進入观念。

「呼.....呼.....呼....」

快半場了,丁輝人還沒出現,文星伊看了看分數版,這差异實在太大了。平時雖然只有和睦一個挺住,但明日連自个儿狀態都不能說好,是因為那個人不在,提不起力氣嗎?

[嗶—]

半場安息,首爾大落後十多分,火冒三丈的教練把一整隊都罵得狗血淋頭。在休息间內文星伊踢著雜物發洩,不清楚為什麼自身打得那麼差,纵然背負著壓力,也不應這麼分外。

「文星伊!你給作者打起精神!不然你就別再下場了!丟人現眼!」

的確表現的不得了的文星伊只可以閉上眼睛,把全副辱罵吞下,祈求自身下半場能發揮超水準。

[30 秒。]

「要出来了,來來來,叫一聲!」

「首爾!首爾!GO!」

「呼..」

叫完口號還是有什麼不足,就在大家都跑出去後,文星伊一剎那不敢走出球場。她坐了在板凳上面,用力地抓著本身頭髮,把飄逸的秀髮弄得亂如麻。就在文星伊失去力量低下頭的時候,一雙手突然細膩地收拾著髮絲。

「幹嘛啦~不是說等結束後有東西要跟笔者講嗎?」

「?!」

文星伊抬起頭,是那個夢寐以求的小狗相。丁輝人帶著深深的酒窩看著本身,臉上還有許多還濕著的顏料。

「你...」

文星伊不理解,丁輝人為了在考試天能超前離開,花了整整一個月畫兩幅同样的畫,要的正是短時間內交出文章,趕來看比賽。

「還有半場,作者的超級铁汉星伊歐尼會表現好的吗?唔?」

「.....」

文星伊站了起來,丁輝人隨著改變的身体高度差逐步抬頭,水汪汪的眼睛配著黄狗微笑,簡直比另外畫都來得赏心悦目。

「去打好這場比賽,結束後作者要聽你說...」

「輝人啊...」

文星伊打斷了進丁輝人的話,並直視進她的眼里,然後把团结的唇印在對面。

「.....」

文星伊這一個吻,很單純,很真誠,很胆大。兩人分離之後,丁輝人摸著本人的唇瓣,害羞的不可了。

「....米安,笔者急不可待了。」

文星伊珉著嘴說,丁輝人就不禁笑意,突地抱住了對方。

「沒關係。」

文星伊也回抱著丁輝人,她鼓起了勇氣,在她耳邊說

「我愛你。」

丁輝人閉上了眼,在腦中品嚐這句話,之後回答了

「我也,愛你。」

文星伊把丁輝人放開,捧著她的臉頰,再實實在在地給了她一個吻。

「作者會贏的,拿冠軍獎盃慶祝作者們的率后天。」

丁輝人笑得無比燦爛,點了點頭,看著那個回血的22號跑出球場。

那一天,是文星伊籃球職業生涯的開端。

本文由港台影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獻禮計畫①,好愛好愛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