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我就能找回生活的支柱,令人失望的美国式幽默

- 编辑:百尊娱乐 -

我就能找回生活的支柱,令人失望的美国式幽默

       有一些电影你看完了还能慢慢回味,有一些你看了也就看了。这片属于后者。但我得说,这绝对不是烂片,只是让对吕克贝松有较高期待的影迷有些失望。剧情上内容挺多:黑帮老大父亲写回忆录,母亲邀请周边邻居开party,女儿谈恋爱,儿子混学校、原组织老大监狱中秘密复仇计划等,餐桌上很多菜,却都不放盐,每样都差一点,一点黑色幽默+一点小儿科枪战动作。笑料不够,暴力也差点。日夜监视保护他们一家的两警察太炮灰了。不过“片头的一家人狼狈而来,片尾的一家人狼狈而去”给片子增加了一点韵味。

     开篇的小闹剧,金魂、芒魂什么的终于拜拜了,我们最爱的银发天然卷,还是想像大家那样说一句,欢迎回来。(另外副长你去哪里了!金魂的酱油都没打到啊!所以是一直在真选组蒸馒头给卷毛么!→_→)

图片 1

  en... 今年夏天开始追的银魂,从第一集就爱上了。那个天然卷假装正义逃跑的狼狈样,依然记忆犹新。以为是部搞笑轻松的动画,没想过一路追来却充斥着眼泪(555,节操君你死的好惨…)。有伤心也有感动。不知怎么地慢慢就变成了生活的一个“必需品”。
  【因为一部动漫改变人生这种事可一不可二啊魂淡!】像这样的在豆瓣上看影评看到泪目的也有。
  人生虽然才走了一小半的我,也总会记得卷毛说过的,要挺直腰杆,还有比身体里任何器官都重要的不能折断的东西,灵魂。
 感触到太多新词的含义,就像所谓”羁绊“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呢。如果没有血缘,我们怎么才可以像一家人一样。就算是再好的伙伴,假使有那么一天真的能够放心的说出“把背后交给你了”这样的话吗。
 羁绊最后还是用剑来斩断的。如同高杉和银时,假发。但现在也许我们不挥剑也能轻易甩开吧。
  “天空?国家?给你也无所谓。我光要保护眼前的东西已经够忙的了,而且还保护不了。”
  就这么傲慢的语气,却总是在诠释着什么叫做守护。
  明明就是一无所有的喜欢扣着鼻屎的废柴大叔,却被歌舞伎町的大家当作老大一样珍视。不就是60卷DVD嘛。
  所以比记忆更深刻的是什么呢?
  同伴,约定,守护,信念,节操……(阿列,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乱入了。)
  这些都是那个会开着“自有一棍”的黄腔的男人告诉我们的。
  So,欢迎回来,天然卷。
  还有我那每天感觉打满鸡血的生活。
  无论遇到什么,看一集银他妈就好了啊魂淡!

父亲:“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就是,说不定是那四个货拿了呢!我打电话问一问他们。”见母亲没反对。父亲就去打电话,一一询问,都说没拿。母亲的哭声本来低了,这时又来劲儿了,大哭起来,拍着大腿说:“看!看!到底是谁偷了,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李玉隔着门嚷:“抓不住贼赃,哪个贼会承认了?你活了七十多了,见哪个贼嚷嚷说我偷了东西了?”

母亲又被噎住了,好一会儿,又哭骂起来。

父亲窝在沙发里,头倾下,噗噗地抽烟。

他心神不宁地走过来走过去。

不想,门开了,进来了大哥大嫂,变眉失色地直问咋了?母亲就得了势,哭着说开了事情的经过。正说的中间,门又开了,二哥二嫂也来了。没多一会儿,大姐大姐夫也来了。再靠后些,妹夫妹妹也来了,害的母亲从头说了四次,不过,一次比一次说的悬。

一家人听完了母亲的述说,都不说话,各想各的,家里一会儿就烟笼雾罩了。

老大开口说话了:“现在大家都来了,咱把话说在这里:不管谁拿了房产证,那也是几张废纸,咱不承认。”

大姐夫:“问题是怕人家拿着房产证抵押得贷了款,这不是变相的把房卖了?到时候银行来了一收房子,咱有甚办法了?”

老二:“这不可能,银行见了房产证的主人才给贷款了。”

大姐夫:“算了,现在吃红拉白的事太多了。”

老大:“不行……咱报警吧。”

他:“别别!咱好好找一找。妈也老糊涂了,说不定她掖在哪儿想不起来了。你说叫来警察,多丢人呀!”

一家人都看着他,他色厉内荏道:“看我干甚了?我偷了?”

老二:“谁说你偷了?你心虚甚了?”

老大喊道:“两人少说两句行不行?(见两人互相瞪了一眼别转了脸,就说)咱再找找!”

一家人攒到立柜前,老大翻寻,老二打着手电,别的人都伸长脖子往里瞅。好一会儿,老大直起腰来:“没有。”

一屋人大眼瞪小眼的,都变了脸。一会儿,老大说:“还是报警吧,要是个外人偷走了呢?家丑外扬就外扬吧,顾不了了。”

他瞥见人人的脸色都一变,又都不想让他看见似的别转了脸,就脸通红,可知道自己要再说什么,就是不打自招了。

老大见没人反对,就打了110。一会儿,三个警察进来了,问清了情况,为头的警察就打圆场:“以我说,这房产证不在外人手里,就是在,你们现在去房产局挂失了,在报上登个声明,补办一个房产证就是了,要不,一立案,查出个什么来,一家人脸上都不好看。胳膊折了得藏在袖子里呀。以我说,总是家里谁一时拉不开了栓,拿去救急了,等他拿回来就是了。实在不行,就去房产局挂失就是了。你们说呢?”

母亲急忙说:“挂失!补办!”

警察:“那好。你们忙你们的吧。”就带着人走了。

警察一关上门,他苍白的脸上就有了血色。一家人就领着父母去房产局。他也要跟去,李玉开门出来叫住他:“回来!关咱屁事!”

正出门的一家人,都生气地回头看着李玉。他赶紧把李玉推回屋里,关上了门:“你惹恼了大家,还住不住了?”

李玉跳起来:“你还要住下去了?咱还能住了?再住下去,总有一个人得横着出去!我告诉你,王海宁,三天之内我要搬出去住!讨吃要饭,我也不在这里住了!要不,咱各奔东西!”

他:“别!别!……”

李玉:“还站着干啥?找房子去呀!”直瞪着他,不容他再说一句话。

他唯唯诺诺地出来,沮丧地骑着电动车在街上乱走,骂自己:“你可是有两个奴隶的人了,咋还这么窝囊呀!”可他就是硬气不起来,才知道,自己还得在李玉的手里过日子。

http://www.jianshu.com/p/deba720da4d0上一章:母亲发现房产证丢了(上)

http://www.jianshu.com/p/443494b9be29下一章:三头挤逼(上)

本文由港台影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就能找回生活的支柱,令人失望的美国式幽默